登陆

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

admin 2019-10-31 281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导语:盛世唐王朝,有三大闪光点:政治、文化、军事。这三大闪光点所带来的经济腾飞、国力强盛、民生富足更是不在话下。一个强大帝国必然有着超强作战军团来维系帝国运转。远征东突厥、北打高句丽、南征百越这些都需要一支号令天下的绝世强军。唐王朝做到了,甚至比绝大多数王朝做的要好。府兵制度的飞速发展,为唐王朝在乱世中赢得喘息。

唐王朝的军事实力强大,在一定程度上还要感谢隋朝的军阀割据。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如果隋王朝军阀没有割据,就很难形成竞争力激烈的军团,军团实现不了。所谓的盛世唐王军队也就成为一纸空谈。整个唐王朝绝大多数武将以及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的武将都在采用一种独特制度来掌管军权,并且在军权的阶梯交换过程中,保证了唐王朝的国家实力不会衰减,唐王朝的军队素养居高不下,唐王朝的综合国力如日中天。

可是,伴随着唐王朝的国力渐衰,唐王朝军阀之间的势力再一次扩大,就必然导致均田制的实效,直接引发租庸调制的全盘崩溃。这一系列反应下来之后,有一个更为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那就是府兵制全盘溃散。府兵制的溃散,对于唐王朝的军事实力来说是一次致命打击。而紧随其后的,征兵制和募兵制登上唐王朝的历史舞台,作为补救措施之一的临时性应急制度,终究是没能把唐朝拉到盛唐来。那么,均田制和租庸调制有着怎样的优势点?府兵制又有着怎样的实际意义?唐王朝的兴盛衰亡于这两种兵制有何牵连你?让我们一起揭开历史的迷雾,细细的窥探下吧!


唐王朝优秀将领非常多,多到常人难以想象:李世民、薛仁贵、郭子仪等等。优秀将领的前提之一是必须有同样对等的优秀军人。巧妇乃为无米之炊,我们按照大数据比例来看的话:唐王朝在盛世及之前有着诸多优秀军人将支付领,可伴随着唐王朝的整体衰落,那些所谓的优秀将领再也不能发挥出原有的能力了。这仅仅是单纯表面现象:盛世之后再无将军?还是伴随着唐王朝社会体制的变化,使得唐王朝的兵种、军团发生了质的变化所引发的系列效果?

本文将从均田制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和租庸调制两大制度的崩溃来浅析府兵制度的溃散以及唐王朝的军团作战实力下降的内在联系。唐朝

均田制下的土地兼并,彻底毁了唐王朝的土地构想

均田制,是一种极其可观的土地使用制度,可也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土地使用制度,在没有绝对意义的监察管理下,这样的土地制度纯属空谈。均田制起源于北魏时期,并且一直运转到唐朝前期。我们简单介绍一些这种粗暴的土地分配制度:按照人口将土地进行分配,部分土地在一定年限后进行回收再分配,剩下的土地在老百姓死掉之后或者没有任何耕作能力之后,将土地原数返还。

此田制用意并不在求田亩之绝对均给,只求富者稍有一限度,贫者亦有一最低之水准。

这是当时整个唐王朝的现状,所谓的土地均田无非是为了平衡一下土地资源,将所谓的土地资源私有化变为土地资源国有化,然后将现有土地进行一个均分。可这个所谓的均分并没有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因为均分不均。当然,对于那个王朝的百姓来说,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已经万分幸运了,又怎么敢过分苛责呢?

均田制最开始实行是在北魏时期,有趣的是这北魏之所以实行这个制度是因为汉人李安世的建议。而最开始的均田制实际上是由计口授田制度演变而来,按照人口的统计进行土地分配。当这项制度越来越广,所受用的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名字似乎也变得大气了很多。可有一点,从北魏到隋朝时期,这种所谓的均田制度一直在长江以北进行执行,南方地区实际上是没有享受到这样优惠政策的。

最开始的北魏政权,远没我们想的那么美好。伴随着常年战乱和多年来的内忧外患,北魏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子。而北魏的大北方由于地势的原因,形成了土地无人种或者无人敢种的局面。为了打破这个尴尬局面,北魏政府不得不采取一些紧急措施。按照比例授田,尽管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实用就好。

隋朝初年,土地均田时不经意间把牛和奴婢也计算在内。请注意,这个不经意是打引号的。因为此时的均田制度并不平均,甚至带有某种倾向。我们来看一下:凡是有奴婢或者牛等牲畜的可以在原有土地基础上多得土地。每多一头牛,就可以多索取六十亩土地,以四头牛为上限。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行政事件:土地在最开始只是贵族所有,而通过一些手段将土地均分实际上已经触犯贵族利益了。于是,原则上的土地均分实际上是准许贵族多索取一些土地的,作为对他们损失利益的一种补偿。当时的整体情况如下:贵族土地240亩,贫农土地80亩,整体还算不错,如果没有任何大事件发生,这样的土地分配政策也可以接受。

在隋唐时期,伴随着均田制度而衍发出一个更为可怕的事件即将发生:土地数量是有限的,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土地因为数量有限,就必然会引发争夺。而人的欲望无限就必然会引发某些人没有土地耕种。

开皇二十年,隋文帝派遣使臣前往全国各地调查百姓土地数量:狭乡每丁才受田二十亩

没错,这就是事实,土地数量有限,人口欲望无限,所以在有限土地中如何捞取自己充足土地数量成为了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的头等大事。

唐代开元天宝户籍残卷:足永业田者多,而足口分田的,几无一户。

这是一个极其客观的现象,在这个时刻开始,所谓的土地均田制度只是一个笑话。可是,在这样的笑话之下,百姓还是有能力去养活自己的。毕竟土地虽少,对应交的税赋也会少一些,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平日里省吃俭用,倒也能说得过去。

对应的,在唐朝时期均田制原有制度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依次介绍下:

均田制度一:十八岁及以上的男丁,每人可以获取土地八十亩(仅限于中男和丁男);年纪较大、身有残疾的男子只能获取四十亩田地。除此之外,对于尼姑、和尚、道士也有相应的惠及政策,一般每人三十亩田地。像普通妇女、奴婢等人没有权利享有土地、田地政策。

均田制度二:有爵位的亲王也可以获取土地,分别为一百顷到五顷之间,按照公侯伯子男的比例进行对应划分。朝廷官员的土地一般为六十顷到二顷不等,按照一品大臣到九品大臣之间进行对应划分。爵位土地以及官员土地的所有权上缴国家,并不属于个人所有。

均田制度三:贵族官僚享受永久性权利土地,并且可以直接进行土地买卖和土地交换,不受国家限制,并且交换或者买卖土地也是永久性的。对于百姓迁徙以及去世所造成的土地无人打理的荒地,照样上缴国家,进行土地再分配。

这样的政策一直延续到唐朝中期,伴随着市场经济空前繁荣,社会生产力的大力提升,引发出系列副作用。在这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土地兼并。一个仅次于明王朝的土地兼并即将出现,而且在这一轮土地兼并过程中唐王朝全程采取被动观望姿态。

国有土地日益减少,政府的授田制度成为空谈,全国各地都是大地主、大贵族,真正掌控在国家手中的土地和农民自己的土地基本少之又少,百姓解决个人生活已经成为问题,只能给富裕人家打工来谋取活路。

丁口滋众,盲无宋田

尽管最开始的时候,均田制度包括私有土地,但是能够用来给百姓授田的绝大多数是没有主人的荒地或者贫瘠不堪没有价值的土地。均田制度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做到绝对意义的公平公正,有很多漏洞根本没有补全,直接导致百姓无法获取足够数量的土地。伴随着大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发展,均田制度根本无法立足,甚至站不住脚。国家土地以及百姓土地用过各种途径转向大地主、大财团,土地还授成为一纸空文。

租庸调制的破坏,让唐王朝渐渐走上绝境

唐王朝国家稳定有一个连环扣:以均田制为基础,以租庸调制为保障。均田制上文已经讲过,在唐王朝中前期就已经破败不堪,甚至无法运转。那租庸调制又经历了什么?伴随着蝴蝶效应又给唐王朝带来哪些灾患呢?

租庸调制,唐王朝实行的最主要赋税制度,通过征收谷物、钱粮、布匹、各地特色来建设唐王朝。租庸调制所采取的绝大多数税务总和都是以均田制为基础的调度,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延伸。

「租庸调」以“人丁”为本

这是最早的租庸调制,也是唐王朝的全部根基。不论土地多少、财产是否富足,都以人口总和为基准数值。人口多,所需要上交的税务总和就多;人口少,所需要上交的税务总和就少。这样的制度看起来极不合理甚至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可细细想来还是有一定合理度的:古代人口的多少绝大多数与家庭是否富裕有关。

因为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均田制的实行,理论上人口越多所拥有的土地数量就越多,既然拥有土地数量如此之多,那么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些税务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绝大多数理论上的合理在现实生活中却漏洞百出:因为均田不均。

我们接下来看:土地均田制理论上是必须实行的基本国家政策之一,可是唐王朝的大军阀和一些有能力的地主会采取某些手段让百姓拿不到土地或者少拿土地。一来二去,就会产生极大的不公平:土地在富人手中,穷人为了生计只能多生孩子,让孩子将来劳作补贴家用。可是,孩子越来越多,所需要缴纳的税务也就越来越多。

简而言之一句话:老百姓该享受的福利没有享受到,而且还必须强制要求百姓去承担义务。久而久之,唐王朝也坚持不下来了。

有田则有租,有家则有调,有身则有庸

尽管这个制度无法顺利运行,我们依然要简单介绍一下租庸调制,这个看起来近乎合理却漏洞百出的制度:

租庸调制其一,每丁每年向国家缴纳两石粮食,这一点近乎强制,除了皇族以及受到皇家恩惠的臣子或者功臣之外,其余普通老百姓以及官员都需要承担对应比例的税务,而这也基本是整个唐王朝最基本的税,我们可以称之为:唐王朝国税。

租庸调制其二,每丁缴纳绢两丈或者对应比例的棉、布等等,这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有统一称呼为:调。向百姓索要绢布的实行范围相比较而言小一些而且容易受到地域限制。

租庸调制其三:每丁服徭役二十日,在闰年的时候需要额外增加两天。目前来看,服徭役最为人性化,绝大多数仁明的君主都会在冬均田制、租庸调制的损坏,为何改变了唐王朝府兵制季或者春季早期来征调徭役,尽量避免与老百姓农忙时期相冲突。当然,对于一些紧急工程就没有必要忌讳这些,比如黄河水灾,隋唐大运河淤泥等等。

租庸调制其四:百姓无法缴纳对应丝织布品的,可以通过增添二十五日徭役来替换;农作物损失40%时,可以免去粮食税务;农业损失达到60%时,可以免去丝织税务;农业损失达到70%时,可以免去全部徭役。

均田制、租庸调制的破坏,府兵制随之受损,唐王朝实力不在

接下来是一个不太复杂的逻辑链,我们按照顺序来看:

均田制因为军阀、地主、皇宫贵族的参与导致了无法继续执行;在唐王朝初期连最开始允诺的每人八十亩田地都做不到。随着时间延伸,唐王朝中期的时候每人所拥有的土地低于之前的十分之一,均田制度彻底溃散。均田制度溃散之后,原本凭借着均田制度来收取税务的租庸调制因为无法收取足够的对应每丁的税务,也失去原有价值。此时的唐王朝,税务系统已经紊乱。

那府兵制呢?

府兵制,是华夏最古老的兵制之一,甚至从某种原则上来讲:是华夏顺延时间最长的兵制,比绝大多数王朝存在的时间都要长。府兵制通过聚集闲散农民,让他们平日里种地,并且接受对应程度的军事训练,在国家危难的时候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由民兵转换为正规军。

二十四员分团统领,是二十四军;每一团,仪同二人

唐王朝对于府兵制有着详细的讲解和介绍,只不过对于其中的兵制介绍颇为模糊,我们不在此过多叙述。府兵制的溃散主要有两方面缘由,分别是:

其一,唐王朝中后期以来战争频繁,战线极长,原有的依托府兵制来保卫王朝安危的想法不切实际急需要一种更为有效地防卫手法来维护唐王朝的安全。

其二,府兵制已经无法运行!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而前面所提到的第一点只是唐王朝的遮羞布,唐王朝无法正是这段历史罢了。府兵制最开始的征调对象就是农民,可伴随着土地日益兼并,原有的府兵制已经不能受到老百姓的信任。老百姓在没有土地还需要缴纳高额赋税的同时还要保家卫国,指望着这样的一支军队能够有高超战斗力,无异于痴人说梦。

唐玄宗时期,府兵制下所统领的诸多百姓就已经出现大规模溃逃事件,而在此基础上指望着这帮已经出现军心溃散的百姓继续为唐王朝服务已经不现实了。紧随其后的募兵制和征调制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来弥补这个缺陷,并且花大力气进行帝国防卫。

均田制溃散了,租庸调制也无法顺利实行,紧随其后的府兵制直接受到牵连,国家的军团防务从最开始的盛行一时眨眼间变成了国家累赘。唐玄宗后期的安史之乱更是唐王朝的一次大洗牌,之前盛世不在,军团也无法发挥出应有作用,盛唐变成中唐,慢慢地变成晚唐,在也挽救不回来了。

唐王朝的制度整体来看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执行方面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层的落差,一层层的不到位,最终毁了唐王朝。蝴蝶效应在唐王朝这个大帝国当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不经意间搅得四方混乱。三种制度,因果相连,最终却输的一穷二白。

【参考文献:《唐令》、《大宝令》、《户令》、《水部式》、《唐律》、《武德律》、《贞观律》、《永徽律》、《律疏》、《唐律疏议》】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